旷野之诗

旷野之息游玩600h进行一首诗的(胡乱)写   OOC. 

 

我是旷野的孩子

驰骋的骏马是我的双腿

厚重的石板是我的行囊

御赐的滑翔帆是我的羽翼

空旷的荒原是我的故乡

林冠作帽,芳草作鞋

穿过草地,蹚过溪流

温暖的阳光令我心安

零星的小雨搔挠我的脸庞

旷野的风送我抵达远方

 

五彩羽毛的利特族人

邀我聆听上古的诗章

风琴的风箱里流淌出

一曲曲史诗歌谣

我纵是旅人 不是诗人

但我执意

以双脚为笔 双目为墨

把那大地作为平铺的纸张

视那山川为规划横斜的标尺

行走出一支旷野的歌诗

 

刚醒来时,我发现

那孤立高耸、与世隔绝的台地

便是现在的我的真实写照

长久匍匐于黑暗的沉眠者

未来却要成为海拉鲁的光

 

四座静默矗立的神庙

和总是神秘兮兮的老者

教会苏生的勇者生存之道

台地的雪山巅

静默立着的一方石头坟墓

分割了谁与谁,诉说了什么往昔

让那些误解,像搅乱的线团

再也没有机会解开

寂寂已久的时光神殿

殿前的三角标识磨损得不像样

塔顶的钟也再无人来敲响

我就在此处,这个极富纪念意义的地方

被交托以 整个王国的命运

和守望着我的 某个人

和她一直照耀我的

温柔的光

于是 张开滑翔翼一跃而下

坚挺的身躯穿过迷雾

义无反顾地

奔向孤独与勇毅

 

御赐羽翼所到处

是旷野,是荒原

一望无垠的平原上

横斜着的废墟旁

两杆枪野兽纵情驰骋

幽静无言的静潭底

珊瑚无拘无束 肆意生长

紫色莲花闪出诡秘的光

费罗尼连着天空的树海

瀑布氤氲水汽,织起雾网

潮气扑了满身满面

岩壁湿湿嗒嗒

沾湿旅人的手掌

搅乱他的眉头

夺魂的沙漠风沙迎面

旅人迈出维艰的步伐

女神像露出浅浅的笑容

双手合十,虔心祈祷

耳畔是龙的精灵

呼啸而过的风声

我低头呢喃的声音

女神在听,旷野在听

亲爱的人儿啊

你也在听吗?

 

我爱沐浴着牛毛细雨

在一片响亮的鸡鸣中

漫步在世外桃源般的卡卡利科

也爱和着暖风,面对噼噼啪啪的篝火

倚在哈特诺村的老房边

聆听磨坊转轮声声

或是在海风吹拂的沃托里村

吃一条烤鱼慰劳自己贪婪的胃囊

或是在大家共同建造的一始村中

为一对新人送上真诚的祝福

 

可,长久地沉浸在

这蜜一般的虚假和平里

是否忘却了,遗忘了

是谁日复一日在泥沼的恶臭中

身与心都饱受折磨

是谁的手,是谁的牺牲

换来了这百岁的安宁

是谁的一双渴盼的眼睛

在无时不刻地望着我

当头顶那轮血红月亮升起时

是谁的声音在牵挂着我

看着英帕还给我的英杰服

看着手织的密匝匝的针脚

我将那和我眼眸一般颜色的

用天空的染料染出的蓝色布料

轻轻抚摸上一遍又一遍

一如抚平你悲伤的眉头

捋顺你金色的长发

 

于是我在冒险日志里写下

我想早日 再度看见你的笑容

出发吧,出发吧

旷野的孩子

你须得加紧脚步

四个光点,四个灵魂

呼唤着你的到来

 

在水流漫溢的卓拉领地

我向人马索求雷电

在深水中把瓦 露塔安抚

柔情似水的公主为我送来真挚的祝福

我在散发寒气的冰雕前沉沉思索

治愈伤口的冰凉触感 为何

只能停留在残损的记忆中

让我长久思念你吧,我的友人

我将履行小时候的诺言

经常到这里来看看

与我并肩作战吧,我的友人

让我们一同去了结

百年前的怨仇

 

在热气蒸腾的死亡火山

我用大炮逼退巨兽

在火热的岩浆中

我把瓦ž鲁达尼亚征服

如火热情的领主为我送上真诚守护

看着粘稠的岩浆在鼓隆河里奔流

我在魁梧雄壮的石雕前长久沉默

唤我的一声“兄弟” 为何

只能飘散在百年的时光中

让我长久思念你吧,我的友人

让我们再一同分享美

味硬邦的里脊岩

与我并肩作战吧,我的友人

让我们一同去了结

百年前的怨仇

 

在寒气凌人的利特之地

我与特巴一起遨游天际

在大风中把瓦 梅德镇服

骄傲的利特族战士像我展示他的勇猛

听着风拂过兄弟岩孔洞发出的悦耳鸣响

我伫立在迎接的广场上缄默无言

百年前比试的约定 为何

只能消弭于百年都不止息的高空的风

让我长久思念你吧,我的友人

让我们完成百年前约定的战书

与我并肩作战吧,我的友人

让我们一同去了结

百年前的怨仇

 

在骄阳酷暑的格鲁德沙漠

我身着淑女服将格鲁德至宝夺回

于狂沙中把瓦 娜波利斯收服

温柔坚毅如母亲的族长向我传达她的愤怒

听着傻乎乎的沙海象“卟噜卟噜”的叫声

我在汩汩涌出的泉水旁沉吟幽思

战斗时的那种飒爽英姿 为何

只能湮灭于漫天的黄沙中

 让我长久思念你吧,我的友人

让我践行你交付的嘱托

“保护好小公主,顺带保护海拉鲁” 

与我并肩作战吧,我的友人

让我们一同去了结

百年前的怨仇

 

当火把的暖光穿透迷雾

细密密的树叶将阳光筛漏成一条条

藏匿于林间的小精灵好奇地探头探脑

驱魔之剑沉眠在三角台座中央

周围是独属于你的花的环绕

手握剑柄,剑指天空

回忆起是谁将它置于此处

破旧的剑等来了它的主

安静地享受女神之恩泽

剑身闪烁,剑光缭绕

人与剑的生命力在同一处流动

 

手持利剑,骑上骏马

身后的披风在大风中呼啸

俨然一副童话里的骑士行装

书里的那些故事呀

结局总是很美好

现实也应如此,因为

当命运拂过天空的利剑

吹起时光清冷的笛音

闪现在黄昏与黎明的交错之时

现身于旷野惬意荒芜的风中

那骑士的心儿呀 比任何时候都要坚毅

因为他知道,自己从未是孤身一人

有人,有许多亲爱的人

在渺远的时间与空间里

一直守望着他

一如那陪伴着他的旷野的大地

 

在这紫黑气息缭绕的城堡废墟

百年的恩怨,就要于此刻了结

对不起,我的到来实在太晚

几乎耗尽了你的所有力量

英杰的怒火狠狠向巨大的恶兽砸去

强劲的古代弓要把那闪电燃起

蓝白宝剑嗡鸣作响,它也期待这最终一役

喋血的刃,将恶魔的头颅整个斩下

灾厄尖叫怪啸着要逃

我一笑,你怎能逃出旷野之子的罗网

胯下的骏马打着响鼻

扬起四只雪白的马蹄

拉紧光之弓箭的弓弦

你的手与我的手仿佛握在了一处

将驱散邪恶的光矢向那灾厄射出

我们都是,照耀海拉鲁的光芒

 

灾厄的眼珠化作齑粉

三角力量光芒漫溢

一如萨托利山上炫丽的光色

两个挂念了百年的人

终于重聚于此刻

你开了口,语词却是

疏离的“海拉鲁勇者”

我这可怜巴巴的勇气

在你的面前,哪里够格

突然间我变得像百年前一般沉默

此刻,所有我能做的

便是与你紧紧相拥

你抽泣着 小心翼翼地问:

“你还记得我吗?”

 

我却说:

我记得那天古代石柱前刮过的风

在你 “不要跟着我”的声音中

比别处都要冷酷,寒冷彻骨

我记得你靠在乌尔波扎的肩膀

沉沉睡去的安静模样

我记得你被依盖团团围困那天

自己快要跳出喉嗓的心脏

你看向我的绿宝石般的晶莹双目

终于荡漾起盈盈笑意的碧波

我记得我们一起在古树下避雨的那次

我们相互诉说着心语

我告诉你被称为“天才”的苦恼

你向我倾诉“无能公主”的苦闷

我记得我曾教过你的每一节马术课

两个温热的手掌紧紧握在一起

两颗热切的心脏也在一点点靠近

我记得速速蛙的味道并不怎么好

比起看地上的鲜花我更喜欢看你

我记得你在冷泉里祈祷一次又一次

脸庞因发烧而通红

我做了全然不合礼节的事 转了身

回程时 你我共乘一马 

你闭上眼睛 依偎在我的怀中

我们不要做心碎湖旁彳亍徘徊的追寻者

而要做一对满世界找寻静谧公主的旅人

让那漫天飞舞的花瓣永恒地在空中飞舞

 

我又说:

我看见你在母后去世后在众人面前也强忍着不落一滴泪水

我看见你无人指导而迟迟未能觉醒力量的黯然神伤

我看见你在做你所爱,研究古物时的眉开眼笑

我看见你因“不务正业”被父亲责备发红的眼眶和眼角的泪光

我看见你被“无能的公主”之类的留言狠狠刺痛,还要佯作镇定

我看见你在智慧之泉中微微颤抖的美丽背影

我看见你一次次呼唤女神海利亚却一无所获的悲伤绝望

我看见在最后的逃难,在四合的暮色里

你在我怀中恸哭 反复埋怨着自己的错处

我看到你英勇地挡在我身前,终于张开了三角力量

我看见你抱住踉跄倒地的我,眼泪扑簌簌地流淌

像那海布拉奔流不止的冰河

 

如此,我又怎么忍心把你忘记

记忆碎片残损而冰冷

却足以暖热两个人的心房

更何况,过去的已然过去

我们还会在一起创造新的回忆

把这首长长的旷野之诗一同吟唱

在那开满了静谧公主、花瓣翻飞的山坡旁

我终于看见,醉人的笑容重新回到了你的面庞

——fin


评论
热度(27)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一朵静谧公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