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停站的几分钟里

我幻想着街边的森林

矮树、路灯,还有墙篱

直到天上的黑云把我唤醒

矮矮的丘陵 随意地

杵在那儿 伸着圆滚的腰

同喷烟的火车一块儿偷懒

玉米田不知被谁赋予了神奇的魔力

让混着甜香味道的风牵起我的手

虽不是终点,下车吧

斑驳的院墙也会对我致以欢迎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

我就像爱丽丝,孤零零闯入了仙境

此有一人,悄悄走入我的心房

他在笑,面上歇着温润的阳光

条条皱纹盛放似晚秋的艳菊

老式的瓜皮帽诉说着我们的一切往昔

他背着手,朝我走来

我迈开腿,向他奔去

直到我们的距离久违地缩减为零

直到我们的泪水 ......

望罗主:雪

看前避雷

渣文笔,非常非常ooc

我流小照×望罗  (个人向,偏离原作,非游戏人物)

有山望表现

望罗(大部分)+小光(小部分) 第一人称视角

全文12000+

*

她的梦想,注定是建立在把我的梦想狠狠揉碎的前提下吧?

我们注定是水火不容的吧?

我曾经这么想。

还没有什么东西能如此轻易地钳制我的思想,除了神殿决战后我对她钻心刻骨的恨意。

某一天,她终于与所有的宝可梦相遇,她站在神殿之巅吹响天界之笛。我则躲在枪之柱遗迹的角落,看着她一步一步踏上光之阶梯,一步一步把我的心脏踏成碎片。

只不过,我并不是计划中的那个驭神者,甚至就连旁...

旷野之诗

旷野之息游玩600h进行一首诗的(胡乱)写   OOC. 


我是旷野的孩子

驰骋的骏马是我的双腿

厚重的石板是我的行囊

御赐的滑翔帆是我的羽翼

空旷的荒原是我的故乡

林冠作帽,芳草作鞋

穿过草地,蹚过溪流

温暖的阳光令我心安

零星的小雨搔挠我的脸庞

旷野的风送我抵达远方


五彩羽毛的利特族人

邀我聆听上古的诗章

风琴的风箱里流淌出

一曲曲史诗歌谣

我纵是旅人 不是诗人

但我执意

以双脚为笔 双目为墨

把那大地作为平铺的纸张

视那山川为规划横斜的标尺

行走出一支旷野的...

天生反骨

[图片]
[图片]

天生反骨的少年

像刺猬 浑身带着刺

不,那怎么会是刺

少年怎甘心成为

缩成一团,自我封闭畏首畏尾的兽

那些啊,是一柄柄利剑

已经和一切强权宣了战

如果做个聪明人 

代价是永远垂下骄傲的头颅

那他宁可一辈子 

都做个别人眼中的笨蛋

因为,他天生反骨


天地自是不仁

排布下名为“成熟”的酸雨

派遣来名为“成规”的教条

要将那剑身摧折

要把他变作囚徒

可,纵然

踏入位高权重者的雷区

任由他人一次又一次地践踏

少年也不会

惧怕闪电的烧灼

心灵的桥梁 也不会坍塌

他澄澈如水般的目光...

星星的网攥住生者的心脏

灾难总是拖欠亡者许多人情

愿我们找到 生命的奇迹


有人活着如行尸走肉

有人却是死后方生


嘘!夜跑者

[图片]
[图片]

夜跑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尤其是女孩子!

防人之心不可无!


微笑

[图片]


苇草 无力对抗大风

至少可以 一株与另一株

缠绵牵绊在一起


[图片]


在孤岛中央划动朽烂的船桨

刺耳的嘎吱声中 航船寸步难行


高空

[图片]
[图片]
幸运的人 总是

对不幸的人葆有永恒的愧怍

1 / 6

© 一朵静谧公主 | Powered by LOFTER